首页 英语新闻正文

何以为家?跋涉千里参赛,他们只为证明自己国家的存在

7月31日,东京奥运会田径男子800米小组赛上,一个身影在起跑不久被绊倒后,又立马起身追赶,坚持跑完赛程的他在抵达终点后掩面哭泣。


这位名叫詹姆斯·奇恩杰克(James Nyang Chiengjiek)的跑者,来自南苏丹,是本次东京奥运会中国际奥委会难民代表队(IOC Refugee Olympic Team)29名成员之一。

何以为家?跋涉千里参赛,他们只为证明自己国家的存在 图源:国际奥委会


There was devastation for IOC Refugee Olympic Team runner James Nyang Chiengjiek , who finished last in his men's 800m heat after an early fall.
国际奥委会难民代表队选手詹姆斯·奇恩杰克在男子800米小组赛中起跑时跌倒,获得最后一名。


Just after the start of the race, the South Sudanese refugee accidentally clipped another athlete's foot and tumbled to the ground. But Chiengjiek showed the spirit of a champion to get back up and finish the race.
比赛刚开始,这名南苏丹选手就意外绊到了另一名运动员的脚,摔倒在地。但奇恩杰克表现出了冠军的精神,重新站起来完成比赛。


1999年,奇恩杰克的父亲在南苏丹的一场战争中丧生。2002年,他来到肯尼亚卡库马难民营(Kakuma refugee camp)。


本届奥运会,是奇恩杰克第二次以难民代表队成员的身份参赛。而他代表的,是世界上8240万被迫逃离冲突和战乱的人们。


尽管未能挺进半决赛,但他和这支代表队背后的故事依旧令无数人为之动容。


他们是谁?他们遭遇了什么?背后又有着怎样动人的故事?


29名运动员


2015年10月,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联合国大会上宣布,将成立一支奥林匹克难民代表队,参加2016年里约奥运会奖牌的争夺。


这一决定旨在向世界各地的难民们传递希望和团结、展示难民运动员的风采,并促进全球更好地重视和应对难民问题。


2016年,里约奥运会开幕式上,这支名为难民代表队的团队首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那时,队里仅有10名运动员,参赛项目为游泳、柔道和田径。


Acting as a symbol of hope for refugees worldwide and bringing global attention to the refugee crisis, the athletes took part in the Olympic Games Rio 2016, marching and competing under the Olympic flag.
作为全世界难民希望的象征,也为了让难民危机受到全球关注,难民运动员们参加了2016年里约奥运会,在奥林匹克旗帜下亮相和参赛。


尽管并未取得任何奖牌,但这支团队在里约奥运会首秀上的表现和传递出的希望让世界观众为之震撼。

何以为家?跋涉千里参赛,他们只为证明自己国家的存在 图源:国际奥委会


2021年,东京奥运会开幕式上,这支由29人组成的难民代表队一经出场便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他们来自11个不同的国家,其中6人是第二次以难民运动员的身份参赛。


与上届不同的是,今年这支代表队的参赛项目更为丰富,除了游泳、柔道和田径之外,还多了羽毛球、拳击、皮划艇、自行车、空手道、跆拳道、射击运动,共12项。


The Refugee Olympic Team (EOR) is participating at the Olympic Games Tokyo 2020 with 29 athletes, from 11 countries, competing in 12 sports.
奥林匹克难民代表队参加了2020东京奥运会,来自11个国家的29名运动员参与12个项目的比赛。


参赛的难民运动员不代表任何国家和地区,他们代表的是自己,代表全世界颠沛流离、无家可归但重拾勇气、抱有希望的难民们。

 

8240万个流离失所的故事


7月24日,东京奥运会女子组100米蝶泳预赛上,尽管叙利亚女孩尤丝拉·马尔迪尼(Yusra Mardini)的表现未能让她晋级该项目的半决赛,但作为难民代表队的女旗手,她向世界传递的精神远比结果更重要。


自幼便跟着父亲学习游泳的马尔迪尼,每每谈起游泳时都是抑制不住的兴奋,她还曾代表叙利亚参加2012年的世界游泳锦标赛。


Swimming had always been a passion for the family as father Ezzat is a swimming instructor dedicating his life to water. He taught his three-year-old daughter to swim.
他们一家都热爱游泳,因为父亲厄扎特是一名游泳教练,他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游泳运动。他在女儿三岁时教他游泳。


2015年8月,为了躲避叙利亚国内的战火纷飞,马尔迪尼和姐姐萨拉与其他难民一同乘坐小船,逃离昔日的家园前往希腊莱斯博斯岛。


从叙利亚到希腊莱斯博斯岛的行程,按计划只用航行45分钟左右。然而这艘原本载客量为6、7人的小船却装了足足20人,行驶不到一会儿,这支小船就出现了引擎故障。


随后,马尔迪尼和姐姐跳入汹涌的大海中,与另外3名乘客一同游了3个半小时将船拖至岸边,让船上的所有难民成功获救。


Yusra Mardini escaped from a civil war in home of Syria in August 2015.
2015年8月,尤丝拉·马尔迪尼逃离陷入内战的叙利亚。


That boat ride was supposed to last 45 minutes. It was just a 10km ride. The boat, meant for six to seven people, was already broken when 20 people boarded.
按计划船要航行45分钟。然而这艘原本载客量为6、7人的小船却装了20人,船出现了故障。


Twenty minutes in, Mardini found herself, her sister, a friend of her father’s and two others in the water, pushing the broken boat ashore after more than three hours.
二十分钟后,马尔迪尼和她的姐姐、她父亲的一个朋友以及另外两个人下水,三个多小时后,她把那艘破船推上岸。


事后,马尔迪尼直言游泳救了她的命,帮助她重建生活。


2016年,对游泳梦想的追逐让她得以在层层选拔后与另外9名运动员共同以难民运动员的身份参加里约奥运会。


2017年4月,19岁的尤丝拉·马尔迪尼被选为联合国难民署亲善大使。像她这样被迫离开自己昔日生活家园的难民们,世界上还有8240万。


成功两次入选奥运会难民代表团,马尔迪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这样说道,


“Sport was our way out. It was kind of what gave us hope to build our new lives.”
“运动是我们的唯一出路。它给了我们重建新生活的希望。”


"We don't share a nation or a language. Each of us has a different story. But there is something we all have in common: We chose to keep our dreams alive."
“我们的国籍和语言不尽相同,每个人背后的故事也全然不一。但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选择坚持自己的梦想。”


据联合国难民署2021年6月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尽管新冠疫情当前,2020年全球逃离战争、暴力、迫害和人权侵犯的人数增加至将近8240万人,比2019年的7950万人增加了4%。


这8240万人中,有的人因战乱被迫离开自己的家乡,有的人在逃亡的路上遭遇骨肉分离……奥运会上,难民代表队的出现不仅让我们再次关注到这一庞大群体,也让我们看到难民们重塑生活的方式与可能。


The Refugee Olympic athletes were some of the stars of these Olympic Games. They were stars in a way that they demonstrated the best of human beings; they demonstrated determination; they demonstrated what you can achieve if you want to. They also demonstrated that they are not simply refugees but that they are human beings; they are athletes who are competing with the athletes of the other 206 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s on an equal playing field.
难民代表队的各位运动员们就是奥运比赛中的点点繁星。他们闪若群星,为我们展现了人类中最好的一面,让我们看到了他们的决心和“有志者事竟成”。他们也让我们明白,抛开难民的身份,他们不过是普通人,不过是与其他206个国家的奥林匹克选手在同一平等环境中竞赛的运动员。

-Thomas Bach IOC President
国际奥委会主席 托马斯·巴赫

 

同样第二次以奥委会难民代表队成员身份参赛的保罗·阿莫顿·洛科罗(Paolo Amotun Lokoro),是男子田径1500米的一名选手。


2006年,他离开南苏丹,来到肯尼亚卡库马难民营与母亲团聚。在一次视频采访中,洛科罗曾这样分享自己对难民身份的感悟:

 

“We need refugees to know they can do anything, and that they can inspire the next generation. You need to feel free and have peace in your mind... When you have discipline and respect your culture, you can achieve something from it.”
“我们要让难民们知道,他们不仅可以做任何事情,还可以鼓舞激励到下一代。你需要放下负担,平心静气……当你自律并且尊重你的文化时,你就能从中获得一些成就。”


体育是人类通用的语言,是能鼓舞人心的力量。


而这29位难民运动员们,也将为全球上千万被迫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难民们投射出一束在苦难中找寻希望的光。

 

编辑:李雪晴
实习编辑:李金昳

何以为家?跋涉千里参赛,他们只为证明自己国家的存在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qututu.cn/yingyunews/10388.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108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